道隱無名

關於部落格
直至今日,我喜歡的依然是
  • 13441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玖我夏樹的SWOT

 

 

 

玖我夏樹的SWOT

 

 

 

我不懂什麼叫做『戀愛』。

 

危機四伏倒是深刻感受過。

 

就像現在——

 

「夏樹,這把蔥…」

 

「拒絕往來。」重感冒侵襲,不容半點廢話。當然,若不是感冒,她早就把探病團給轟出門外。

 

「不是啦,是拿來嗅、作菜…不是什麼懲罰PLAY…」舞衣冒著生命危險——病人左右開弓,隨時準備砸枕頭——解釋。但病人並不領情。

 

「玖我家不歡迎『蔥』。」

 

「哎呀…」舞衣一個閃身,後方的命中彈倒下。

 

「嗯哼,看來這點病痛對夏樹是不算什麼,那我也不用手下留情…命,上!」

 

舞衣這混蛋倒底是來探病還是來拆病房的?!

 

玖我夏樹被命壓制時,唯一的念頭就是——

 

早知就不要拒絕靜留了…

 

 

 

誠然,這狀況不是第一次遇見。嚴格來說是『第二次』,但這不表示能接受。只是受制於『探病親友團』,不得不給點面子,聊表情誼。

 

「好棒!夏樹把粥喝完了。」HiME戰隊之探病親友團多少還是有些良心,在不打擾病人的狀況下,只派出兩員大將,舞衣HiME以及命HiME。(但光這陣容也夠吵了)

 

「舞衣…你什麼時候改行了?」夏樹現在很平靜,頓時感到生命中仍舊有不少好事。比如,蔥它自己飛出去,而氣窗正好開著。

 

「今天。任重而道遠,不得不改行。」舞衣也很平靜,這模樣實在無法和方才趁夏樹與命激烈扭打中暗算(搔癢)的模樣作聯想。

 

「舞衣,我餓了…」命也一如往常,運動後就喊餓。

 

「我叫外送。」

 

「慢著,病人吃什麼外送?!」

 

「叫來給命吃不行?」

 

「不行。今天她的任務就是善後。」

 

「……舞衣…命會哭喔…」

 

 

 

落日將至,探病團(兩員代表)都回去的此刻,玖我家有些太過安靜。

 

稍早,出了一身汗的夏樹在舞及命(立於門外)的守候下稍作梳洗。換上乾淨的睡衣,躺在乾爽的床單上,裝睡,直到確定她們離去後才坐起身。

 

「很無聊…」

 

打了一個哈欠後蹣跚起身,隨意沖了杯熱飲,靜靜消磨時間。

 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